<i id='h1s2u'><div id='h1s2u'><ins id='h1s2u'></ins></div></i>

    <i id='h1s2u'></i>
    1. <ins id='h1s2u'></ins><span id='h1s2u'></span>
    2. <acronym id='h1s2u'><em id='h1s2u'></em><td id='h1s2u'><div id='h1s2u'></div></td></acronym><address id='h1s2u'><big id='h1s2u'><big id='h1s2u'></big><legend id='h1s2u'></legend></big></address>

      <code id='h1s2u'><strong id='h1s2u'></strong></code>
        <fieldset id='h1s2u'></fieldset>

      1. <dl id='h1s2u'></dl>

        1. <tr id='h1s2u'><strong id='h1s2u'></strong><small id='h1s2u'></small><button id='h1s2u'></button><li id='h1s2u'><noscript id='h1s2u'><big id='h1s2u'></big><dt id='h1s2u'></dt></noscript></li></tr><ol id='h1s2u'><table id='h1s2u'><blockquote id='h1s2u'><tbody id='h1s2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1s2u'></u><kbd id='h1s2u'><kbd id='h1s2u'></kbd></kbd>

            井下冤魂

            • 时间:
            • 浏览:27
            • 来源: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_国产偷拍一极视频_国产偷拍自人妻

            我小時候是在奶奶傢長大的,奶奶傢的後院有一口井,很老式的青石井臺,滑溜溜的,上面長滿瞭苔蘚。不過我們傢人沒有去這口井裡打水的,奶奶說是因為這口井的井水味道不好,發苦。可是有很多跟我同齡的小朋友來我傢玩,就會悄悄說,那裡面淹死過人,我不相信,他們就一聲,不信拉倒,駝背爺爺說的。

            直到有一天。那是個夏日,天氣炎熱,奶奶在屋子裡睡午覺,我們一幫小屁孩在後院玩。那時那個井臺對我們來說簡直高大無比,於是我手腳並用爬上井臺,一邊小心翼翼地沿著圓圓的井臺走圈,一邊得意洋洋:你們還有誰敢?

            還沒等我得意完,奶奶就披頭散發地從屋子裡沖出來,一把抱起我,把滿臉淚痕的樣子把其餘的小朋友嚇得連連後退,連我也被嚇得不敢吱聲。

            奶奶抱著我,沖著井裡喊:我知道你冤,可是你有什麼事情沖我來,你別害我孫子。

            我被嚇壞瞭,不知道怎麼回事。奶奶把我抱回去,一邊小聲跟我說:寶寶乖,以後別去井邊瞭啊,那裡面有水鬼,專門抓小孩子。我回頭看看那口井,安安靜靜的,什麼也沒有,可我那時我畢竟還小,鬼怪的故事也聽過不少,所以一下子就被嚇怕瞭,隻得乖乖聽話。

            那天之後,奶奶便讓我爸爸在井口上蓋瞭一塊青石板。這個故事便漸漸平息,我依然和小夥伴在一起玩,我們都忘瞭這件事。

            一直到有一天,廟會,是我們這裡很重要的節日,全傢人都出去逛廟會,除瞭我,我在屋子裡睡覺,迷茫間聽見後院有小孩清脆的笑聲。我好奇怪,難道是我的小夥伴們來找我瞭?不會啊,為什麼他們不進來呢?

            於是我爬下床,跑到後院,就看見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孩子正趴在青石板上,穿著很奇怪的衣服,大概是玩得開心瞭,咯咯咯咯笑個不停。

            喂,你是誰啊?你在我們傢幹什麼?

            小孩被我的喊聲驚動,一臉疑惑地看著我,旋即又笑瞭:我叫小貝,我傢就住在這裡哦。

            他拍拍身下的青石板。

            什麼?你傢住井裡,難道衣服不會濕嗎?畢竟小孩子之間很容易拉近距離,我便不再像一開始那麼反感他。

            不會啊,這裡是我傢,怎麼會有水呢。他貼上我的臉,耳語道:你想不想去我傢玩啊。那小臉涼涼的,可我還是點點頭,好啊。

            於是他掀開石板——那麼重的石板,平時我們幾個男生都掀不開,他那麼輕易就打開瞭,好像真的是在開他傢的大門一樣。掀開後,原來裡面光溜溜的井壁不見瞭,而是一段樓梯。

            他在前面蹦蹦跳跳,而我在後面亦步亦趨,慢慢地,下到瞭底,眼前豁然開朗,原來那麼小的井口之下是這麼大的一塊地方,綠草如茵,有一棟很漂亮的小房子,仔細看的話,跟我們傢現在住的房子差不多,隻不過我們傢的房子要老得多也舊得多。

            不過因為當時村裡的房子都是統一蓋的,所以長得像也確實沒什麼好奇怪的。

            小貝跟我做瞭一個的手勢:媽媽在屋裡,不要驚動媽媽哦,媽媽不太喜歡外人來。

            那你為什麼還要帶我來啊?

            小貝露出瞭很委屈的表情,好多年瞭一直沒有人來陪我玩,我一個人好孤單啊。

            我又是好奇:你今年幾歲瞭。

            小貝掰著手指頭,很費力地想瞭想:嗯,大概,三十多歲瞭吧。

            我大駭,連連後退,不知絆倒瞭什麼,隻聽屋子裡傳來一個很年輕的女人的聲音:小貝,你在和誰說話,你是不是帶瞭生人回傢?

            不好,媽媽發現瞭,你快跑。小貝向外推我,我剛邁上一個臺階,一股水流不知道從哪裡湧出來,我看見小貝和漂亮的房子都被淹沒,而我的嘴裡也灌瞭好多水。

            奶奶,奶奶……”

            寶貝,寶貝,奶奶的寶貝啊,你醒醒。

            我迷茫地睜開眼,奶奶撲在我身上嚎啕大哭。那一晚上,在昏黃的燭燈下,奶奶懷抱著我,旁邊坐著我的爸爸媽媽,奶奶第一次跟我們講述瞭事情的全部經過。

            那時我還年輕,你們爸爸,也就是寶貝的爺爺在部隊裡當兵,那時候我剛嫁給他,你(指我爸爸)還沒出生呢。剛開始的時候,你爸爸寫信寫的很勤,基本上呢,一個月能收到三四封,可是後來慢慢的,就不怎麼寫瞭,有時候半年也收不到一封瞭,有一回隔壁的二狗回來,跟你爸一個部隊的,我就去問問,我說我傢男人在那邊混得咋樣?咋總也不寫信來瞭呢?沒想到那二狗把我拉到一邊,壓低聲音,他說嫂子,我看大哥八成是在外邊有人瞭。

            我心裡那個氣啊,可是又不願意相信,我就一直等,我就想我要等你爸回來親口問問他。大概等瞭兩年多吧,期間他就來過一封信,無非是問問我好不好過得怎麼樣,再囑咐兩句讓我照顧好自己,他過些日子就回來。我當時挺歡喜,我說你看,我男人沒忘瞭我啊。

            第三年春天,你爸回來瞭,讓我沒想到的是,還帶回來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我什麼話,不管是指責質問還是信任的話都說不出來瞭,他都沒有跟我多說一句話,就跟那女人說瞭一句,娟,照顧好自己和孩子,然後就急匆匆地又走瞭。

            我看那孩子大概四五歲吧,跟他當兵的年頭差不多,我心想怪不得這麼多年你連封信都沒有,原來孩子都這麼大瞭。

            那女人特別漂亮,很白,細皮嫩肉的,一看就跟我們這些鄉下婦女不一樣,但是她特別膽小,細聲細氣管我叫大姐,那孩子也管我叫大娘,我瞅著那孩子挺討喜,可是就是不願意親近,那女人也沒說什麼。

            後來有一天那女人出門逛廟會去瞭,就剩下我和孩子,我去地裡幹農活,剩下那孩子自己在傢裡玩,結果我幹完活剛回到傢就聽見那個小孩的喊聲,我就趕緊往後院跑,結果跑得太急,絆倒在門檻上,這一下把我摔猶豫瞭,我想瞭想,就沒往後院跑,我就硬挺著聽那孩子漸漸沒瞭聲響,我這心也不好受。

            後來那女人回來瞭,裡裡外外找不到孩子,就問我,我說,我也不知道啊,我去地裡幹活去瞭,回來就不見孩子,還以為是你帶走瞭。那女人也不好說什麼也不敢說什麼,就是一個勁找,後來幾個鄰居也幫忙找,終於在井裡發現瞭小孩的屍體。那女人就是抱著孩子哭,哭完之後在墻上寫下瞭一行血字,然後抱著孩子又跳到井裡淹死瞭。

            說到這裡,奶奶也泣不成聲:後來是在你爸臨死的時候我才知道那個女人是他們連長的媳婦,他們連長犧牲瞭,把妻女托付給他。

            外面下著大雨,不多時就把茅屋浸透瞭,雨水順著石灰墻面流淌下來,沖掉瞭表層的墻皮,一行血字顯露出來,觸目驚心。奶奶披散著頭發,不住地對著那行字磕頭:我知道我錯瞭,你有什麼就沖我來!

            外面咔嚓一道炸雷,後院的樹應聲而倒,出去看時,已被劈成兩半。

            我們一傢人不敢睡覺,隻得窩在炕上度過一宿,可我畢竟年紀小,挨不瞭多久,就昏昏欲睡,我猜爸爸媽媽也和我一樣,因為第二天一早我們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奶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沒瞭呼吸,但是面部表情很安詳。

            我反而覺得,奶奶不像是被女鬼索命而死,倒像是終於吐露瞭自己的心裡話,終於卸下瞭自己思想的包袱,所以,終於可以安心離開。

            辦完奶奶的後事以後,我們搬傢,填平瞭那口井,然後給那對母女立瞭一座衣冠塚。這件事就埋藏在我童年的記憶裡,清晰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