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5gkkv'></ins>

    <span id='5gkkv'></span>

      <code id='5gkkv'><strong id='5gkkv'></strong></code>
      <acronym id='5gkkv'><em id='5gkkv'></em><td id='5gkkv'><div id='5gkkv'></div></td></acronym><address id='5gkkv'><big id='5gkkv'><big id='5gkkv'></big><legend id='5gkkv'></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5gkkv'></fieldset>

        <i id='5gkkv'></i>
      1. <dl id='5gkkv'></dl>

      2. <tr id='5gkkv'><strong id='5gkkv'></strong><small id='5gkkv'></small><button id='5gkkv'></button><li id='5gkkv'><noscript id='5gkkv'><big id='5gkkv'></big><dt id='5gkkv'></dt></noscript></li></tr><ol id='5gkkv'><table id='5gkkv'><blockquote id='5gkkv'><tbody id='5gkk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gkkv'></u><kbd id='5gkkv'><kbd id='5gkkv'></kbd></kbd>
          1. <i id='5gkkv'><div id='5gkkv'><ins id='5gkkv'></ins></div></i>

            詭屋兇影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_国产偷拍一极视频_国产偷拍自人妻

            1
               
            時至午夜,月光冷清。覃娥醒瞭,是被一陣叫罵聲驚醒的。
               
            覃娥住的是二層木樓,對面是間帶有小院的平房。隔窗望去,隻見一對男女正撕撕扯扯,打作一團。覃娥剛想下樓去找楚梅,一同去勸架,可怕的一幕瞬間上演:男子邊破口大罵邊抓起隻花盆,喪心病狂地砸向女人的頭:那個給老子戴綠帽子的王八蛋到底是誰?
               
            覃娥不忍再看,尖叫著沖向底層:楚梅,出人命瞭—”
               
            覃娥和楚梅是在網上認識的。盡管相識不過數月,此前除瞭視頻沒見過真人,但兩人非常談得來,相處得情同姐妹。覃娥喜歡攝影。前天,楚梅說,她的傢鄉棋盤鎮有山有水,如果覃娥有興趣,隨時可以來玩。覃娥既興奮又好奇,次日便搭上瞭開往棋盤鎮的客車。
               
            車到終點,又走瞭四五裡山路,覃娥一眼就瞄見瞭站在山口等她的楚梅。楚梅的模樣遠比從視頻裡看到的還要漂亮,隻是兒時患過小兒麻痹癥,走路瘸瘸拐拐。楚梅帶著覃娥回瞭她的二層小木樓。樓上樓下參觀完畢,覃娥問楚梅,你父母沒在傢?楚梅說,他們去瞭外地,十天半月回不來,這兒很安靜,你就放心住吧。誰料,入住當夜,就撞見瞭一樁兇案!
               
            聽到覃娥的驚叫,楚梅也奔出瞭房間。
                “
            就在對面的房子裡。他用花盆砸破瞭一個女人的頭!覃娥驚恐地喊道。
                “
            那座老房子,少說也有二十年沒住過人瞭。楚梅說罷,抄起手電筒領覃娥邁出瞭門。
               
            別說屍體與血跡,就連半絲廝打的痕跡都沒有。而更讓覃娥難以置信的是,屋內的地上灰塵滿佈,墻上掛滿瞭蜘蛛網,恰如楚梅所言:這是座廢棄多年的空屋!

                2
               
            提心吊膽折騰到天亮,覃娥感覺有些頭暈,簡單吃瞭幾口早飯就上瞭樓。在躺下前,她又掃瞭眼佇立於對面的平房。房子空蕩蕩的,瞭無聲息,確實不像有人住的樣子。但在轉身的那刻,覃娥瞅到瞭一位老婦人。
               
            老人鬢發斑白,在平房後的樹林裡沖她招手,示意她過去。覃娥也沒多想,抓起相機下瞭樓。可剛走進樹林,老婦人卻沒瞭影。
               
            這時,楚梅追來:覃娥,你在找什麼?
               
            覃娥倍感納悶,說:有個老人招呼我,像是有啥話要說—”
                “
            你不會沒休息好,又出現幻覺瞭吧?楚梅搶過話茬,遲疑問道。
               
            悶頭琢磨片刻,覃娥揚揚相機,說去拍幾張照片。兜兜轉轉之中,一眼沒留神,甚至都沒聽見腳步聲,那位老人又站在瞭面前。
                “
            你是誰?覃娥警覺問道。
               
            老人嗓音沙啞,一連聲地反問:你叫什麼名字?你爸媽是幹什麼的?你怎會認識小梅?
                “
            我叫覃娥,和楚梅是網友。你問我父母幹什麼?
               
            老人上上下下打量著覃娥,口氣裡多瞭絲強硬:少廢話,快說!
               
            覃娥的父親經商,開有一傢小公司,生意嘛還不錯;母親是傢庭婦女,很少拋頭露面。他們中年得女,視覃娥如掌上明珠,百般疼愛。此外,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如實說完,覃娥問:……認識我爸爸媽媽?
               
            老人沒回答,話題一轉警告道:請你馬上離開,越快越好。實話跟你說,楚梅她不是人!
               
            楚梅不是人,那會是啥?覃娥隻覺心尖一哆嗦,呆立當場。不一會兒工夫,楚梅晃動著身子追瞭上來。回想著老人說的話,覃娥本能後退:……你別碰我!
                “
            覃娥,你的臉色很難看。壞瞭,你一定是碰到她瞭!
               
            楚梅叫聲糟糕,一把攥住覃娥的手奔進瞭密林。很快,一座長滿荒草的低矮墳塚映入瞭覃娥的眼底。大膽靠上前,隻一眼,覃娥便驚駭得頭皮發麻,冷汗涔涔而下。
               
            墳塚前的墓碑上,鑲有一幅黑白遺照。照片中的人,活脫脫就是那個老婦人!

                3
               
            萬萬沒想到,老婦人才不是人!
               
            覃娥又驚又怕,彎腰背起楚梅跌跌撞撞開跑。手臂被樹枝劃出瞭幾道血口子,她也沒拋下楚梅。楚梅卻一點兒都沒怕,氣咻咻地說那個老婦人去世已有20年,活著時就愛胡說八道。下次她要再冒出來胡攪蠻纏,該罵就罵,罵她幾回她就老實瞭。
               
            老天保佑,但願永遠都不要有下次。覃娥惴惴暗想。可午夜時分,聲聲叫罵又驚醒瞭她。
               
            還是昨夜發生的情景:男子下手狠辣,打倒女人後舉起花盆,用力砸下。覃娥怕得要命,張口想喊楚梅,卻見那個女人拼命扭動身子,僥幸躲過致命一擊,緊跟著抬腳踹中瞭男子的下腹。男子疼得滿地打滾,惡毒咒罵著死死扼住瞭女人的脖頸。
               
            慘白的月光下,女人揚起掛滿血污的臉冷聲一笑,伸手抓來一隻油桶,用牙咬開桶蓋,傾倒得滿地都是,隨即決絕地擦燃瞭火柴!
               
            火光熊熊,烈焰升騰,剎那間燙紅瞭覃娥的眼睛。
                “
            覃娥,這回你看到的,是真的。不知何時,楚梅已走上二樓,站在瞭覃娥身側。
                “
            走啊,快跟我去救人啊!